微米和纳米

勿以“疝”小而不为 腔镜修补技术全川领先

【名医档案】

汪 雪

勿以“疝”小而不为 腔镜修补技术全川领先

科室:普外科

医院: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

获奖理由:主治医师,主要擅长胃肠、肝胆疾病,尤其是疝与腹壁外科疾病的个性化微创治疗。现任中国医师协会疝和腹壁外科医师委员会青年委员,中国抗癌协会康复会胃肠肿瘤分会委员,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疝外科促进学组委员,四川省老年医学学会结直肠癌专委会委员,成都医学会普外分会委员。

取得亚太地区腹腔镜与内镜外科培训合格证、卫生部内镜医师合格证,多次受邀参加国内外学术会学术交流并发言。在国内核心期刊发表论文10余篇,取得四川省医学科技三等奖一项,在申省级科研课题一项。

去年,在第12届亚太疝年会(亚州太平洋地区疝外科最高级别学术盛会)上,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普外科疝与腹壁外科专业组主治医师汪雪代表中国疝外科医师代表参会,并受邀在年会上进行发言。他在大会上详细介绍了成都市五医院小儿疝的治疗经验,得到了与会国际同仁的一致认可,来自日本和新加坡的教授对医院自制缝针很感兴趣,汪雪为其进行了详细解释与交流。

这也是成都市五医院医务人员第一次受邀在国际学术会议上发言,标志着该院疝外科技术及科研能力得到国际认可。那么何为疝气?它是人体组织或器官一部分离开了原来的部位,通过人体间隙、缺损或薄弱部位进入另一部位。最直接的表现就是肚子上会鼓包,或大或小,通过揉搓的方式,有些能自行还原,有些却不能。

如业内专家所说,一个疝的手术,可以看出医生很多技能,比如,止血要彻底,创面是干净的;打结要恰到好处,不能过紧,亦不能太松,一个能做疝手术的医生,别的手术都能从容应对。

定制个性化方案

疝外科依托微创技术蓬勃发展

“拖着疲惫的身躯下夜班,一个通宵,两个穿孔一个胰腺炎,特别是救回一个高坠伤空腔脏器穿孔伴消化道大出血的的病人,看着150次/分的心率和50/30mmHg的血压,我的心都跳得扑通扑通的。两分钟进腹,三分钟找到破口出血点,缝合止血,腹腔积血3500ml。看着生命体征逐渐平稳,我的心跳也逐渐恢复正常。感谢我们手术团队和麻醉护理的配合,大家都给力,在无声中与死神赛跑,取得完胜。回过头来我才发现原来我手术时是精力旺盛,战斗值上万,手术结束一身软瘫是精力憔悴。带着成就感回家睡觉,这也许就是医疗的最大的满足和自豪!”

这段文字出自汪雪的微信朋友圈,今年6月刚刚当上奶爸的他,除了在微信里分享宝宝的照片,大部分都是对工作日常的记录。“大年三十值班中,感谢大家送来的祝福!”“劳动最光荣,值班中。”……外科医生的时长都是跟随手术安排而定,并不存在节假日和8小时工作制之说,因为即使12点下手术,12点半有手术安排也要马上顶上,高强度的工作已经成为一种常态。

除了门诊、手术,剩下的时长,医生也不能闲着,“医学发展速度太快了,我们还要不停地学习。”各种疝外科、腹腔镜外科学术交流会和疝修补培训班上,都能看见汪雪忙碌奔波的身影。在各类疝疾病中,俗称“小肠气”的腹股沟疝差不多占了95%,小孩和成年人、男性和女性均可发生,儿童一般为先天性,老年人多数是因为年龄大了,腹壁肌肉壁发生退行性病变。哪个用微创,哪个用开放,几十种“补片”怎么选择,十几种修补技术在他的手底下变化莫测,“很多看似简单的修补,也能做出精致和诗意。”

如今,疝外科专业是成都市五医院普外科的传统优势亚专业,依托微创技术已得到蓬勃发展。疝外科开展了多种麻醉方式的不同疝修补手术方法,涵盖成人和儿童疝的开放修补术式与腹腔镜修补术式,成熟开展腹股沟疝、腹壁疝、切口疝及造口旁疝修补,其治疗方案在片区内最齐全。“不少疝病患者慕名而来要求做腹腔镜手术,我们可以针对每一位患者选择精准的最佳治疗方案,腔镜修补技术在全川领先。”这是令汪雪感到骄傲的。

医生的人文关怀

本身就是一味“对症良药”

美国医生特鲁多有句名言:医生对于患者,“有时是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这句话时刻警醒和激励着汪雪。在他看来,一名称职的医生不仅要医术精湛,同时还必须要有高尚的医德和一颗充满人文关怀的心,重视诊疗过程中的心理疏通。因为在给病人看病时,关注患者的心理变化,一个亲切的笑脸、一个鼓励的眼神、一句温暖的问候、一个拉扶的细心动作,本身就是一味“对症良药”。

多年来,汪雪坚持着一个习惯,就是对需要手术治疗的恶性肿瘤患者进行术前和术后的心理疏导。他回忆说,今年1月,一名50多岁的阿姨被诊断为胃癌明确,家属和医生从她入院起就进行了善意的病情隐瞒。手术顺利结束,虽然病理分期偏晚,但是恢复非常好。出院前一天,家属和患者沟通术后需要进行的必要巩固治疗(辅助化疗)时,不小心“泄漏”了病情。这位阿姨白天坐在病床前,哭了三场,一度想放弃治疗,还有了轻生的念头。

当晚值班的汪雪将患者请到了医生办公室单独交流,在不告知她肿瘤分期的前提下,对其进行了导劝。“她属于进展期胃癌,手术意义和价值很大,通过规范化的治疗,效果会很好。”汪雪说,那位阿姨还担心治疗费用太高拖累子女,而作为医生他坚持给病人的用药原则是“当用则用,当省则省 ”,医保报销之后几个子女也只用分摊几千元钱。

“我们通过提高自身的医疗技术,缩短患者手术和住院时长,减少创伤,指导他们早期进食,减少术后输液维持的时长,所做的这些努力都是在减缓病人及家属的经济压力和心理负担。”功夫不负有心人,汪雪苦口婆心的劝说,换来的是患者本人对疾病的坦然面对,对后续治疗和生活充满信心。目前患者病情稳定,一家人也都对汪雪充满了感激,“每一步都沟通到位 才能让患者家属更理解。”

此外,在他心里,觉得最踏实的还有自己多次拒收患者红包的故事。“当着面一直推诿,患者脸上会挂不住,我干脆就先把红包收了,转身再把钱取出来交到患者自己的住院费里,等他出院时直接把发票拿给他。”汪雪说,在他心目中,一个优秀的医师不是身上披着的名牌医院的白大衣,也不是讲台上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的演说,更不是领奖台上的掌声与荣耀,“而是每一天踏踏实实的工作和每一位救治过的患者对我们的认可和尊重。”

微创根治结直肠癌 积累了丰富经验

【名医档案】

张 勇

勿以“疝”小而不为 腔镜修补技术全川领先

医院: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

获奖理由:

副主任医师,四川省老年医学学会结直肠专委会常务委员。擅长腹部外科微创治疗,能熟练进行腹腔镜胃癌、结直肠癌根治术,尤其在结直肠癌的微创治疗方面有较深造诣。现担任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普外科结直肠专业组组长,相关腹腔镜手术视频在全国比赛中获奖。同时,承担小儿外科专业发展规划与具体实施工作(目前常规开展以微创治疗为主导的小儿腹部外科,代表性术式为:腹腔镜辅助下先天性巨结肠根治术)。

现还负责科室学科建设管理、科研管理、规培生实习生教育管理及川北医学院临床教学任务。主持、参与科研课题3项,在研课题一项,分别在国家级、省级学术杂志发表医学论文10余篇,申请国家专利一项,获四川省科技进步三等奖二次。参与、主持国家级、省级继教项目4期,培养学员超过400人次。

作为成都西部片区唯一的一家三级甲等综合医院,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担负着大量下级医院转诊而来的疑难危重患者的救治工作,普外科为成都市重点专科,是成都市乃至四川省较早开展腹腔镜微创外科手术的科室。

每年,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普外科副主任医师张勇都要完成超过100台次的腹腔镜胃道肿瘤根治术。

低位直肠癌成功保肛

让患者提高生活质量

与传统开腹手术相比,腹腔镜手术具有微创、安全、疗效确切等优势,引领现代外科发展的新方向。微创手术治疗结直肠癌,不仅仅在于小切口 ,而在于比常规手术更精确的肿瘤切除和淋巴清扫效果,以及更快的康复速度。“近年来,通过不断学习、交流和引进先进设备,我们的腹腔镜水平得到了很大发展。”张勇说,目前科室已全面开展各项腹腔镜胃肠肿瘤手术,在低位直肠癌保肛方面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近年来,结直肠癌发病率和死亡率在我国逐年升高,尤其在大中城市已成为消化道排名第一位的恶性肿瘤。直肠癌患者不能及早治疗,除了面临死亡,更可能遭遇切除肛门的无奈。在过去的诊疗中,由于很多直肠癌患者肿瘤位置比较低,要切除肿瘤就需要把肛门切掉,并在腹部进行永久造瘘。其结果是,即便肿瘤得到了根治,也严重影响生活质量,造成巨大心理压力。

由于存在这种术后问题,很多患者宁愿不做手术,也不愿失去肛门。张勇的患者中,就有不少是因为在当地医院不能做腹腔镜,也无法保肛,辗转几家医院后找到他,既根治了肿瘤,又保留住了肛门。据随访资料显示,这些保肛患者术后恢复都很好。

在张勇看来,直肠癌手术现在已经从切除肿块过渡到更加符合生理与病理特点的根治术,最大限度地保护与保全患者生理功能,提高生活质量与生存率。患者应该配合医生及早筛查、发现和治疗,低位直肠癌患者保肛几率还是比较高的。当然,前提是保证肿瘤的根治,不能为了保肛而保肛。对直肠癌患者来说,是否选择保肛手术,需要客观、科学、综合地分析和判断风险因素,医患双方都必须坚守的原则是“保命第一,保肛第二”,这样才能确保病人获得最大益处。

因人而异的科学保肛

适合患者才是最好的

2016年7月的一天,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患者的阵阵呻吟,由远而近。几位焦急的家属推着躺在担架车上痛苦不堪的病人,一路小跑到了护士站。张勇快速安置妥当病人,并进行病史采集后,了解到这名68岁的男性患者,因排便困难且伴随腹胀、腹痛1周而入院。患者有多年高血压、糖尿病史,平时服药不规律,并且长期饮酒,血压血糖一直控制不佳,存在肺部感染。

“他长期吸烟,多年前就被诊断为慢性肺部阻塞性病变,近期咳嗽咳痰明显。一年前还出现脑梗塞,导致目前右侧肢体活动受限,吐词不清。”张勇说,经过一系列检查,患者被查出乙状结肠占位病变,考虑恶性肿瘤致肠根阻。而在转院前,他已在外院保守治疗了5天,因为其基础病变涉及心脑肺等多个器官,而且病情危重,预后可能极差,在权衡风险后,其他医院以各种理由拒绝手术。

作为结直肠专业组组长,张勇责无旁贷地承担起了这次急救工作的安排部署。急诊手术是必须争分夺秒的,在向科主任汇报情况的同时,迅速为患者进行了术前各项检查,并邀请麻醉科、监护室、心内科、呼吸内科、神经内科、康复科、营养科、医务科进行全院大讨论。综合各专业专家意见,确定采取开腹的手术方式,切除肿瘤、解除肠道梗阻后,进行降结肠造瘘。手术尽可能简洁有效、缩短手术时长,减轻手术打击。

各个环节经过周密部署,患者入院后4小时即被送入手术室,准备手术。张勇和科室另外两名经验丰富的主治医师形成手术团队,从容的打开腹腔,探查发现肿瘤位于乙状结肠中段,约有“鹅蛋”样大小,肠管管腔完全堵塞,近端肠管扩张明显。在彼此的娴熟配合下,仅仅耗时1小时,出血20毫升,就完成了肿瘤切除、降结肠造瘘等全部手术操作,患者手术过程中血压血糖控制平稳,手术结束后,拔出气管插管进入ICU进一步治疗。

手术这一关顺利通过,并不等于患者就获救了,其实,术后恢复对于该患者才是重点、难点。在ICU治疗两天后,患者逐渐恢复到术前的意识水平和肢体活动能力,血糖血压控制良好,人工肛门排气排便通畅,总体情况明显改善。随后,患者转回普通病房,家属数次拉着张勇的手,用哽噎的声音表达着发自内心的谢意。

“患者最终康复出院的那一刻,带给我的不是欣喜若狂,只是浅浅的满足感。这种感觉不是来源于患者家属的感激,而是自己对医生这个职业荣耀感的深层次感悟。在行医这条道路上,医者的使命感才是我们走下去的原动力。”忙碌了一天回到家后,张勇在电脑前敲下了这段文字。

无需“谈核色变” 核医学检查可治疗甲亢

【名医档案】

吴兴勇

勿以“疝”小而不为 腔镜修补技术全川领先

科室:核医学科

医院: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

获奖理由:副主任医师,先后在重庆医科大学附院及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进修学习核素治疗新技术。在利用核素治疗相关疾病方面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如甲亢疾病的核素治疗,甲状腺癌术后的核素治疗,核素治疗皮肤血管瘤和瘢痕疙瘩,治疗晚期肿瘤转移性骨痛,碘125粒子植入治疗晚期肿瘤等。在核素ECT影像诊断方面也具有丰富的经验,各种医学专业杂志发表论文6篇。

“具有放射性的核物质能够治病?还可以掺和在水里喝下去?”面对这类问题时,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不可思议”。事实上,作为独立的临床学科,核医学已经有几十年的发展历史,不过很多人对它还是知之甚少。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核医学科副主任医师吴兴勇,从事的正是利用核素治疗相关疾病的工作,而且一干就是23年。

核医学检查和治疗

规定的剂量和地点没有辐射影响

“有些病人会问,核医学是不是跟核武器差不多?”在吴兴勇看来,人们谈核色变,是对它缺乏正确的认识。核武器如同肆虐的龙卷风,核医学却像三月杨柳风,两种风级数不同,天差地别。甲亢、恶性肿瘤、肿瘤的骨转移等疾病,都可以应用核医学进行诊断和治疗,而且不会对人体造成额外损伤。比如,这种放射性碘进入人体后能够释放β射线,集中在甲状腺内进行照射,然后精准打击,破坏甲状腺病变细胞。

有数据调查显示,一次普通的核医学检查,病人的受照剂量小于北京飞往旧金山的宇宙辐射剂量。即使如果需要大剂量的放射治疗量,也是在规定的地点进行治疗,对周围的人群没有辐射影响,病人本身所接受的照射也是在人体可以接受的安全范围内。

在我国,肿瘤的发病率多年持续上升,已接近世界水平,但死亡率却高于世界水平,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我国肿瘤发现较多处于中晚期。而在核医学的帮助下,早发现、早治疗以及精准医疗都将进一步得以实现。当需要诊断某些疾病时,核医学科医生会将含有放射性的药物经口服或注射到病人体内。应用核医学诊断设备,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些放射性药物在人体内的特异性分布,从而帮助医生了解疾病发生或发展状况,得到准确的诊断依据。

对于市民的恐“核”心理,对相关检查心存疑虑的情况时有发生,吴兴勇表示,核医学的各项检查对人体的影响微乎其微,远远小于其带给患者的好处。而随着核医学技术的发展,将有越来越多的放射性药物应用于疾病的诊断和治疗中,有更多患者因此受益。

14岁贫困女孩查出甲亢

他主动为其垫付医药费

今年20岁的小红(化名),14岁时被查出患有甲亢。“眼凸,脖子大,身形消瘦,脾气暴躁。”这是吴兴勇收治的年龄最小的甲亢患者。小红辗转看了几家医院,治疗了两年仍没有明显效果,才慕名找到了吴兴勇。考虑到年龄小、病程长,他首先采取的是药物控制,经过长达4年的治疗,等到18岁成年以后,转为放射治疗,患者的甲亢得到彻底控制,精神面貌完全改观了。

之后,在随访过程中,小红出现轻度甲状腺功能减退,需要继续服药控制。看到医院开的治疗甲减的药即将吃完,在老家资阳又一时半会儿买不到,小红只好给通过微信向吴医生求助,吴兴勇立即联系医院的药剂科,买下药品,寄给了小红。家在农村的小红,每次定期复诊都是妈妈陪着来医院,两人来回路费加看病,身上带的钱常常不超过500元。

开药的钱不够怎么办?吴兴勇先为母女二人垫付。几年相处下来,小红已把吴兴勇当成了自己最亲近的人,生活琐事都愿意跟他分享,最近更是用拍摄婚纱照的方式昭示了自己对全新生活的态度。而在以前,这是小红想都不敢想的事。目前,成都市五医院核医学科每一位医师都将自己的患者加为微信好友,通过互联网便捷的平台为患者进行病情随访与健康指导,将患者加为微信好友也进一步拉近了医患关系。

“为患者多考虑一点,让他们更方便一些,这本就是医生应该做的,太平常不过了。”吴兴勇说,他还有一位西安的患者,因为需要定期检查,通过检查结果调整药量。每次患者在西安当地检查后,都要把检查结果通过微信发送给吴医生,以调整用药。这个患者已然是把吴兴勇当成了朋友,每次都热情的邀请他去西安做客。这样的事例还有很多,吴兴勇正是用自己的点滴努力,诠释着一个医务工作者的医术和仁心。

每次都挂第一号的李叔走了 粉丝患者给了她前进动力

【名医档案】

郑 群

勿以“疝”小而不为 腔镜修补技术全川领先

科室:内分泌科

医院: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

获奖理由:副主任医师,成都市医学会骨质疏松专委会委员。对内分泌及代谢疾病的诊治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尤其擅长各种类型糖尿病及骨质疏松的诊治,2009年在北京协和医院进修骨质疏松及代谢性骨病,院内骨质疏松多学科协作小组及骨质疏松专病门诊负责人。

几年如一日,不管风吹雨打,每周门诊他们都早早挂号,来到诊室门口静静地坐着候诊。不为别的,只是出于对这位医生的信任。

这份信任,源于对医生临床经验和医疗技术的认可,以及对患者的耐心、细心和关心。从医十四载,许多中老年患者已经成为她的“铁杆粉丝”,她就是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内分泌科副主任医师郑群。

患者变成忠实粉丝

不管刮风下雨每次都挂第一号

“有一些可爱的患者阿姨,因为家里的兰花开花了或是辣椒、蔬菜收获了,为了给我送一点来,即使不看病也要挂一个号,还亲手把兰花挂在我的胸口才离开,感动得我只能含着眼泪给阿姨一个微笑。”郑群说,还有一个可爱的叔叔,每次看完病都说,“郑医生,我要是能聘你当我的私人医生,给多少钱我都愿意”,甚至有个才华横溢的退休教师还给她写了一首感人的诗。

不知不觉中,这些病人已经成为郑群不断前进的动力。在这些患者中,有一个叫李咏泉的糖尿病病人,让郑群终生难忘。每个月的第一个周三,不管春夏秋冬,刮风下雨,早晨不到5点,他就从家里出发。“李叔叔每次都挂第一号,每次看到我出现在门诊都兴奋不已,热情地招呼我,给我报告血糖情况。”郑群说,她也总是在鼓励完他以后,再吩咐一些注意事项。

记得之后有一次他来门诊时,明显感觉人消瘦不少。郑群问他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他只是说“腹部有点疼痛”。“我马上给他开了个上腹部CT,检查后发现胰腺有一个包块,立即联系外科住院,术后证实是一个胰腺肿瘤。”郑群说,手术后李叔叔转到肿瘤科化疗,但无奈病情还是没能控制住,后期即使用了很强的止疼药,也难以到达止疼效果。

但是,每次郑群走进病房,李叔叔反倒微笑着安慰她,“郑医生,你不用担心我,我没事”。直到去世前,他还特意吩咐儿子一定要来感谢郑群,说自己能遇到这样的好医生,是他今生的福气,希望医生不要为他难过。如今,郑群每次上门诊,总是不自主地要去看看第一个号,仿佛还会出现那个熟悉的名字,“人们都在说医患矛盾如何如何,但当了这么多年的医生,我的感悟就是:以心换心、真诚相待,医患也会变成亲人。”

坚持每月病案讨论

成立骨质疏松多学科协作小组

骨质疏松是中老年人最常见、多发的骨骼疾病,发病率高达16%,俗称“静悄悄的流行病”。常常症状不典型,所以很多人不重视,待腰、腿、颈椎、骨关节疼痛或者行动不便时看医生方才知道,而此时生活质量已大打折扣。因此,早期预防及治疗尤为重要。然而,在民间,骨质疏松却并未引起广泛重视,还存在很多认知误区,不少人以为吃钙片、喝骨头汤就能取代规范化治疗。

在这种背景下,郑群与成都医学会在2016年共同申请并组织完成了成都市民政局项目《成都地区老年性骨质疏松及代谢性骨病的预防》。该项目于去年7月18日在成都市五医院启动后,先后在温江、崇州、双流、郫县、大邑、都江堰等区(市)县,对基层医疗机构的医务人员进行了培训,共计培训县级及社区医生500余人次、患者300余人次,并组建了100余人的骨质疏松医生联动群,继续学习骨质疏松相关知识及讨论临床病案。

为承办此项目,成都市五医院内分泌科在2015年1月联合骨科、康复科、风湿血液科、老年科、放射科成立了“骨质疏松多学科协作小组”,坚持每月进行业务学习、病案讨论、骨质疏松健康教育及院内骨质疏松诊治流程宣贯。“每个月我们一起学习新的指南及专家共识,同时把自己临床工作遇到的疑难病例拿出来讨论。”郑群说,虽然每一次都争得面红耳赤,但通过学科的交叉学习及认知的不断碰撞,大家都能对每一个病人制定出最佳治疗方案。

成都市五医院还开设了由多个学科固定时长轮流坐诊的骨质疏松门诊,这是在成都市级医院中第一家以疾病命名、多个学科专家一起坐诊的专病门诊。在医院的牵线搭桥下,他们走进医联体、养老院、社区。经过大家的努力,门诊量由一开始的几十个病人逐渐增加到每月300人次左右。成都市五医院骨质疏松的诊断率、治疗率得到极大提高,因此获得了2015、2016年多学科协作奖,她本人也成为了新一届成都市医学会骨质疏松分会的委员。

封面新闻记者 王蕾

你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