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米和纳米科技材料

李东荣:避免跟风炒作发展初期的新兴技术

李东荣:避免跟风炒作发展初期的新兴技术

随着全球数字技术和信息化时代的到来,数字经济、共享经济在全球范围内迅速发展。金融科技提高了服务质量和效率,给中国金融带来了许多活力,同时也带来了很多新的挑战。

12月2日,在2017风云演讲暨原子智库年会上,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李东荣提出,金融科技发展需要处理好价值导向和创新实践、传统金融与金融科技、技术创新和制度创新、金融规律和科技规律、强化监管与促进创新、借鉴国际经验与坚持中国特色六对重要关系。

价值导向和创新实践的关系

“通俗一点来说,就是要处理好在金融科技发展过程中‘我是谁’和‘为了谁’的问题。”李东荣表示,金融科技无论怎么发展变化,本质还是由技术驱动的金融创新,并没有改变金融的功能属性和风险属性。回顾整个人类的金融发展历史,如果任何金融创新缺乏正确的发展理念和价值导向,就有可能滑向自我循环、过度膨胀、非理性繁荣,甚至引至经济、金融危机的境地。

金融科技的发展应该坚持服务实体经济的本质要求,那么我们该如何判断发展方向是否正确?在李东荣看来,应该把“是否有利于提升服务实体经济和普惠水平”“是否有利于提高金融风险的管控能力”“是否有利于加强金融消费者的权益保护”作为评判的基本标准。同时,在这个基础上,积极稳妥地开展创新,绝不能搞脱离自身发展阶段,超出自身风险管控能力的过度创新,更不能打着改革创新的旗号搞规避法律监管、脱离实体经济需求的伪创新。

传统金融与金融科技的关系

针对金融科技与传统金融之间的关系,李东荣认为并不是取代和颠覆,而是进一步促进提升金融服务质量与效率的关系。金融科技的应用是传统金融业务升级换代的必然选择,也是必然要经历的阶段。

随着新兴数字技术的发展,传统的金融机构和掌握数字技术的互联网企业,在技术研发、账户联通、风险管理、精准营销等方面的合作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深入。同时,以传统的商业银行为代表的传统金融机构,在面临新的数字技术以及互联网金融企业跨界竞争压力的情况下,并没有固步自封,而是积极地拥抱金融科技,依托自身的技术、人才、品牌、信用优势,在战略规划、组织架构、资源布局等方面进行了适应性地调整。

李东荣相信传统金融机构和互联网企业的跨界合作成果将会越来越多,1+1>2的优势互补和协同效应也会越来越明显。

李东荣:避免跟风炒作发展初期的新兴技术

技术创新和制度创新的关系

随着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在金融领域应用的不断深入,技术创新在解决传统金融领域高成本、低效率、供需不匹配老问题的同时,也带来了数字鸿沟、过度技术依赖、多重风险叠加等新的挑战。

“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技术不是万能的,不可能一劳永逸地解决所有的问题。特别是金融作为一个经营风险的行业,自古至今从来没有说因为技术的创新、科技的进步,金融风险就不再发生了。”李东荣表示,金融科技的发展不能靠技术创新单兵突进、包打天下,而应该推动技术创新和制度创新两个轮子一起转,与时俱进地调整和完善相应的法律规范、监管规则、制订标准等制度性安排,提高技术创新和制度创新的融合度,为金融科技的发展提供良好的技术条件和制度条件。

金融规律和科技规律的关系

金融为本,科技为器,李东荣指出在开展金融科技创新时,要注意避免两种倾向。“一是拔苗助长。不顾自身业务和技术的发展实际,跟风炒作尚处于发展初期的新兴技术,过高地估计技术应用可能带来的效益。二是守株待兔。对新兴技术的发展和应用效果充耳不闻、视而不见,躺在过去的经验模式里,不做研究储备和资源布局。我觉得这样两种倾向都是不合理、不科学的。”

他进一步阐述道,当前有一些数字技术的创新代际周期呈现明显缩短的趋势,这种可能出现的周期矛盾要求我们把金融科技创新放到更长的周期内去观察、去检验,而不能只关注技术应用的短期效应,而忽略了金融风险发生的滞后性。

李东荣:避免跟风炒作发展初期的新兴技术

强化监管与促进创新的关系

强化监管和促进创新,如何实现两者的平衡一直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在创新和监管的追赶游戏中,金融创新似乎永远总是跑在前面。但我认为监管不能落后太久,也不能落后太远。”

李东荣建议,可以考虑借鉴监管沙箱、监管科技等新的理念和工具,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建立起一套能够试错、容错、查错、纠错的包容性创新管理体系,使从业机构能够在风险可控和范围可控的前提下探索开展应用试点、产品测试、技术验证,从而给真正的金融科技创新留有一定的空间和合适的观察期。

借鉴国际经验与坚持中国特色的关系

近年来,各国对于金融科技都从最初的不够重视和审慎观察,变得更加积极和包容,逐渐形成了一些国际共识原则,比如以科技创新为驱动,以消费者保护为前提,以发展普惠金融为重点,以风险防范为核心,以标准规则为基础等。

在李东荣看来,这些共识为发展金融科技提供了很好的参考借鉴,同时也要客观地认识到,不同的国家发展金融科技的目标诉求、基础条件、监管体系、制度环境是有所不同的,中国发展金融科技必须从中国经济金融发展实际出发,保持战略定力,明确目标诉求。

“如果脱离我国的具体国情,脱离我们所处的发展阶段去谈发展金融科技,那是不切合实际的。”李东荣说,因此我们应该致力于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符合信息化时代要求的金融科技发展之路,为全球金融科技发展贡献中国的标准、中国的方案和中国的智慧。

你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