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米和纳米科技材料

工艺+技术不仅能保护古籍免遭“死亡”,还能使传统文化“活”

找出古籍的背景,修复古籍,让古籍的内容“活”起来,来到读者和研究者的办公桌上。。。古籍工作者争分夺秒地保护好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遗产,使之不断绽放

自2007年实施“中国古籍保护计划”以来,中国已修复珍贵古籍370万册。近日,国家图书馆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中国古籍资源库建设及相关古籍保护成果。国家图书馆副馆长张志清介绍了这一数字

古籍保护

既是一项工艺,又是一项技术工作

在古籍修复室,修复者们耐心地与岁月留下的痕迹抗争。这不是简单地抹去它,而是以最小的干预来纠正旧的事物。

中国2700多个单位收集的近3000万本古籍中,约有三分之一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坏。《天禄临郎集》印于明代嘉靖。只剩下一卷了。整本书浸泡在水中,留下大量泥土和霉菌侵蚀;书的后半部分变形、严重损坏,后书套缺失,部分书页下半部分缺失;书页折叠,部分断裂伴有撕裂和损坏,书页边缘折叠且呈絮状

修复者采用干法揭揭揭方法将书页分开,轻轻扫去沉淀物和霉菌侵蚀;执行滑动口和修理损坏零件等操作。腐烂、絮凝严重的部位用薄纸加固,搭接处适当加宽;展平后,选择边缘完整的书页作为参照,将书页边缘的连接部分进行切割,使书页边缘整齐。修复者也以同样的方式修复护叶,根据前书衣的颜色匹配纸张,修复后书衣,并按照原始框架恢复装订

就像给古书一个关于时间的魔法

陈红艳,国家图书馆古籍图书馆副馆长介绍,古籍保护计划启动前,古籍修复人才严重短缺。近年来,培训课程、学徒制和学术教育一起开展,修理工的数量增加了十倍

然而,古籍的保护并不完全是技术性的。张志清介绍了他们的新技术——自主研发的脱酸设备

纸张的主要化学成分是纤维素,在酸性环境下容易降解。在我们可感知的水平上,纸张的机械强度降低表现为降解。换句话说,它更容易老化、变黄、变脆和变得更脆

大多数酸化最严重的书籍都是民国前后出版的。当时,西方造纸工业刚刚进入中国,造纸新技术还不够成熟。明矾和松香被广泛用作造纸过程中的施胶剂,这会增加纸张的酸性

当时生产的纸张是高酸性的;此外,民国以来的图书保存环境比较复杂,民国图书已成为严重的酸化灾区

国家图书馆古籍图书馆文献保护组组长田周玲,他告诉《科技日报》,国家图书馆从2015年开始进行脱酸研究,开发了两台脱酸设备和一台除尘设备,并获得了两项发明专利和一项实用新型专利。开发了一种安全、有效、经济的无水、液相、整册、批量、全自动脱酸工艺

在古籍等文献修复过程中,常采用一页脱酸。需要将书籍和其他文件的装订去除,然后在脱酸后进行装订,这既费时又费工。国家图书馆自主研发的脱酸设备,一次可脱酸80多份文件,约100页,可同时制作多个脱酸罐进行脱酸处理

目前,该技术正从实验室走向更广泛的应用。更多的酸化文献将更加高效和安全

文件缩微胶片

不时尚但非常可靠

位于国家图书馆南区二楼的珍本特藏阅览室,读者可以使用缩微胶片阅读器阅读包含珍贵文档的缩微胶片

这些缩微胶片有着伟大的起源

当进入纸质缩微胶片工作室时,工作人员将文档放在草稿表的中心,调整了适当的缩放比例并找到了适当的曝光参数。他右手拿着测光表,左手拿着仪器的旋钮,然后用脚踩下快门键拍照

所谓文档小型化,简单易懂,就是对文档拍照。然而,这种特殊的胶片具有更高的清晰度和分辨率以及更长的存储时间-它可以在恒定的温度和湿度下适当地保存文件至少500年

有些东西适合自动化,但有些东西不适合,例如翻阅文献。缩微胶片文献部摄影和技术服务团队负责人马玉峰表示,对于如此珍贵的文件,无论机器多么精密,与人相比似乎有点粗糙。有时,人工方式更令人放心

微技术在中国已经应用了60多年。然而,随着各种电子手段的迅速发展,为什么我们需要一页一页地保存文档呢?因为微型文献有其独特的优势:技术成熟,安全可靠性强,易于长期保存,标准规范齐全,维护成本低,方便的媒体传输和节省存储空间。此外,由于其不可逆性,它与原始文件具有相同的法律效力

根据国家图书馆缩微胶片司司长王磊的说法,原文化部于1985年成立了国家图书馆缩微胶片复制中心(以下简称缩微胶片中心),这为全国图书馆利用缩微胶卷技术对文献进行再生保护揭开了序幕。在过去30年中,25家公共图书馆已成为缩微胶片中心拍摄图书馆,19家公共图书馆已成为参考图书馆。“在微中心的推动和引领下,各成员馆共收藏了约19万种珍贵文献,共计7860多万件。”

缩微电影工作者认真负责,把他们的喜怒哀乐摆在镜头前,全力以赴。“我们的技术并不时尚,但它可靠且低调。这是在后台进行的基础工作。”王磊谈到文学小型化时感慨万千

在微技术成熟发展的基础上,数字微技术应运而生。缩微胶片可以数字化,数字资源也可以通过数字存档机拍摄到缩微胶卷上,以缩微胶卷的形式长期保存

数字资源库

让古籍中的文字活起来

古籍需要妥善保护,但古籍中的内容应该“活”起来,让更多的人看到

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办公室主任苏品红介绍,国家图书馆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进行数字资源建设。2000年以来,系统数字化了珍贵特色藏品,先后建成了《数字方志》、《宋人文选》、《精英碑文》、《甲骨文世界》等专题资源库,2016年9月28日,作为中国古籍保护计划阶段性成果的“中国古籍资源库”在国家图书馆官网上向公众免费发布,并正式开通运营,2020年4月,10975本国家图书馆珍稀古籍和图片在线出版

,国家图书馆新版“读者门户”正式上线。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将自建和收集的古籍资源整合到“中国古籍资源数据库”下,检索和浏览方式全面升级

目前,全国共有17个全文古籍和图像子数据库“中国古籍资源库”(最近启动了“中文寻根网”和“日本永清图书馆捐赠中文图书”两个数据库,已启动19个)网络出版资源包括国家图书馆珍本、普通古籍、甲骨文、敦煌文献、碑刻拓片、西夏文献等

你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