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米和纳米科技材料

《三体》纳米飞刃好黑暗,人类对切割与生俱来的恐惧

《三体》纳米飞刃好黑暗,人类对切割与生俱来的恐惧

古筝行动

本文依据刘慈欣的《三体》部分章节编写与配图。

被锯掉的树

《三体》纳米飞刃好黑暗,人类对切割与生俱来的恐惧

叶文洁常常轻抚那崭新的断面,总觉得那是一处巨大的伤口,似乎能感到树的剧痛。

古筝行动

地区防务安全部在掌握了关于地球三体组织的部分资料后,决定采取行动。

此时的三体组织头目名叫伊文思,工作地点在一艘名为审判日的万吨巨轮上。行动的核心目标是要从三体组织的计算机中获取关于三体文明的信息。轮船非常巨大,内部结构复杂,计算机所处位置无从得知,备份数量也无从得知。任何常规的攻击方案都会投鼠忌器。对方如果发现被攻击,就会将信息删除。

史强想到了汪淼的纳米材料,提出了一套又黑又绝的行动方案。

《三体》纳米飞刃好黑暗,人类对切割与生俱来的恐惧

行动方案

在两岸固定两根钢柱,在其间布上纳米飞刃。只需要等待审判日号自己撞上死亡的琴弦,完成对自己的审判。

《三体》纳米飞刃好黑暗,人类对切割与生俱来的恐惧

飞刃的粗线相等于头发的十分之一,也就是8微米,8000纳米,由多条纳米丝组成。为了防止纳米飞刃将两边的钢柱切割了,安排了纳米片状材料作为隔离。由于纳米材料超强的力学性能,这么一拦,对轮船的打击就如同切蛋糕了。技术细节上小说做了比较完善的交代。

《三体》纳米飞刃好黑暗,人类对切割与生俱来的恐惧

碳纳米管

所有船员都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被截断,这个场景让人毛骨悚然。被截断后,还会在地上爬上几下。

《三体》纳米飞刃好黑暗,人类对切割与生俱来的恐惧

这里就用激光代替看不见的纳米丝吧。

《三体》纳米飞刃好黑暗,人类对切割与生俱来的恐惧

《三体》纳米飞刃好黑暗,人类对切割与生俱来的恐惧

类似的点子其实源远流长。60年代,科幻小说Stand on Zanzibar 中描述了一种叫做monofilament的细丝,可以轻易的切割玻璃,金属,人体就不在话下。被恐怖分子用在公路上拦截行人。

该点子在很多小说中出现过,可以参考monofilament的维基百科。

《三体》纳米飞刃好黑暗,人类对切割与生俱来的恐惧

纳米飞鞭

深处的记忆

蚯蚓断成两截,就长成两只蚯蚓。壁虎可以断臂重生。人却不能,越复杂的动物就越不能。从进化树上,向前追溯,很多比人古老的物种,早已失去了这类技能,同时伴随着产生了对切割的恐惧心理。这种具有保护机制的心理被写入了基因。

然而人类还藏着屠杀的天性,于是就把自己所恐惧的手段付诸于敌人。

你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