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米和纳米

黑暗,只是缺乏400到700纳米波长的可见光光子

2001年,大学的第一个暑假,我跟学校一位老师做翻译软件,当时国内著名的在线翻译软件有两个,一个是金山词霸,一个是东方快车,熟悉或不熟悉这两款软件的都不同程度地暴露了年龄。

我们是帮东方快车做翻译包,就是把各种英汉,英英词典全部一页页扫描输入一个有固定格式的word文件,然后拷入测试软件开始测试。

黑暗,只是缺乏400到700纳米波长的可见光光子

记忆深处的竟然是迪克牛仔的嘶吼版《甜蜜蜜》

16年前的一帮20郎当岁的年轻人,除了我之外,还有苏宁,丁丁,振华,白冰,安平,进才,小猫,大概7,8个人,每天的工作就是不停地撕书,扫描,检查拼写错误,测试。

由于任务紧张,每天晚上几乎整夜整夜地。。。上班,我清晰地记得好几次,凌晨三点后,迪克牛仔歇斯底里声嘶力竭的翻唱《甜蜜蜜》都无法把我和进才从电脑前震醒,苏宁是主管,扶起我倒下进才,扶起进才倒下小猫。

几轮折腾后,大家喝点9度(陕西一种啤酒),抽支烟,把劣质低音炮的声音再调响一点,让迪克牛仔的神经质重振我们这帮精神病人的精神,继续投入战斗,直到下一个夜晚的来临。

在那个夏天的夜晚和凌晨,我曾经数次骑着五手破摩托车,烟筒里呼啸着嘶吼从师大附近的办(chu)公(zu)室(fang)带着磁盘去给其他小组拷贝。

每时每刻除了检查拼写错误测试软件,我都在想,快点开学吧,这样我就能大睡三天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开学,项目没结束,每天白天上课,晚上去上班,第二天早上六点再回到学校点名。直到10.1长假,项目结束,我一路奔回宿舍,合衣直挺挺躺上床,睡了3天。

人生第一次跟科技互联网沾边的打工经历就此结束,曾经的兄弟们已在天南海北,有人已失联多年,记忆深处的竟然是迪克牛仔的嘶吼版《甜蜜蜜》。

同学聚会,一位久未蒙面的同学,之前做到跨国公司中国区销售负责人,因为一些不如意就裸辞了工作。说她曾经在4个月时长里面试了25家国际一流公司,行业跨度也很大,从一流制造业公司到一流化妆品公司都面谈过,各种收获和滋味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

听她说起,不禁想到我自己,创业者的身份,加上又身处在互联网行业“消费升级”的所谓风口,面谈过十几家投资机构或个人投资人,有的两轮后还在继续,有的一次沟通就再无下文,甚至一个下午都在鸡同鸭讲,味同嚼腊。

跟同为创业者的伊视可验光车配镜平台创始人马总聊起这些,他说,这才刚开始呢,恭喜你离终点又近了一步。他见过上百家机构和投资人,每一次谈判都是在梳理思路和挑战已知,让不清晰的人清晰,让犹豫的人坚决,或者放弃。

想起马斯克的名言,创业如同嚼着玻璃,凝望深渊。

黑暗,只是缺乏400到700纳米波长的可见光光子

埃隆马斯克,“创业如同嚼着玻璃,凝望深渊”

2008年,我在船舶公司做大客户服务工作,日常就是处理全球客户的售后投诉和维修诉求,不是在修船,就是在去港口修游轮的路上(30万吨的原油船,不是夏日风情的各种“量子号”)。

除了修船,有时候也会被安排参加试航任务。每艘新船造出来后,在交付前都要开到大海上试运行,来回7-10天,测试设备和仪器的性能,修正补缺,谓之“试航”。各部门派人员上船,总装,船装,QC,设备厂商代表,船东(客户)代表等等。

依然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试航,像乱马一样在船舱里找到宿舍,刚放下电脑和办公设备,就感觉船动了,跑到甲板上,看到船收起了舷梯,离开了码头,慢慢掉头驶向入海口方向。此时的我按道理应该激动雀跃才对,可我的心情竟无比平静,仿佛看到一只洋瓷碗放在厨房的地上一样。

吃完晚饭,在甲板上看着落日的余晖洒落在无边无际的海面上,第一次亲历了从小到大作文里的“波光嶙峋”,着实激动了好半天,脑海中涌现了很多热情洋溢的话,都随着海风洒落在甲板上了,那种奇妙的愉悦感如同一个暗恋了很久的女同学突然主动要加你微信。

等天色完全暗下去,四周寂静,没有汽笛声,没有人烟,没有灯火,只有螺旋桨的轰鸣和依稀可辨的水花声。

黑暗,只是缺乏400到700纳米波长的可见光光子

只有螺旋桨的轰鸣和依稀可辨的水花声

有天傍晚,陪儿子在楼下的草地上玩耍,有那么一刻我们坐在草地上,他饶有兴致地看着离楼顶近在咫尺的飞机和各种小鸟和飞虫,我则看着天色慢慢暗下去,落日的余晖慢慢跌落在不远处的树丛里,觉得此情此景美好无比。

竟然想起《王小波文集》里的一句话,在云南边陲插队的日子,傍晚一个人站在旷野上,看着四周的天色慢慢暗下去,觉得人生如同这黑暗的天地一样,没有希望,没有尽头。好在他喜欢阅读和写诗,最后又通过高考结束了那段惨淡的日子(在我看来挺好,《黄金时代》《白银时代》都是写插队趣事,也有思考)

前几日,接受科技互联网主流媒体36氪的采访时,被问了很多问题,商业模式,供应链,赢利点,初心,未来等等,最后问我,独立品牌之路任重道远,脏苦累,很多大公司都另辟蹊径,为何我选择了一条这么艰难的路。

虽然在不同场合胡诌过很多答案,但这一次,我沉思了片刻后说,有价值的事都很难,越难,做的人就少,做成的人就更少,这个世界的运行规则就是,真理和机会永远站在那些勇于改变,不畏艰难,乐意弄脏双手的人身边。

多么漂亮的回答,比“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这样的网络热词还正能量。

可是,别人只看到你的马甲线,谁知道你流的汗?

我没有告诉记者的是,很多次觉得坚持不了了,仿佛四周是无边黑暗的宇宙黑洞,看不到一丝光,不知如何去化解莫名的焦虑,除了读书和跑步,就是机械式的信念和坚持。

想起埃隆.马斯克的那句话“你觉得黑暗,只是缺乏400到700纳米波长的可见光光子”。

驱散黑暗的方法不是冲出黑暗,而是寻找可见光光子,对如我们这样的普通者来说,这个“可见光光子”就是执着和热爱,是知道了真相后仍然热爱,冲破黑暗的方式不是借助光,而是创造光。

黑暗,只是缺乏400到700纳米波长的可见光光子

冲破黑暗的方式不是借助光,而是创造光

至诚至品,原创出品

你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