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米和纳米科技材料

「汽车人」博通与高通的资本游戏还合时宜吗?

「汽车人」博通与高通的资本游戏还合时宜吗?

摩尔定律最大的贡献莫过于告诉大家,每18个月性能翻倍、价格减半,兼顾了风险和利润。而目前,进入10纳米制程后,再将芯片做小,已经面临物理尺度的限制。

◎ 《汽车人》记者 黄耀鹏

去年和今年,高通(Qualcomm)发现自己被各种麻烦困扰。收购、反垄断调查、罚款、没完没了的官司、股票下跌、技术优势被削弱,现在又加上被收购。

「汽车人」博通与高通的资本游戏还合时宜吗?

这家1985年成立的公司,在3G时代开始呼风唤雨,在新世纪成为全球最大的无线通讯芯片制造商。同时,它收得专利许可费也是最多的,甚至体量比其大得多的英特尔和三星,都无法与之相比。

高通的13万项专利大多与无线通讯有关,所有使用高通基带芯片的手机,按照手机售价(而非芯片价格)向高通缴纳3%-5%专利费,这笔钱收得天怒人怨。中、韩、欧盟监管机构都为此开出巨额罚单。与最大客户苹果的官司也由此而起。

买买买的谜团

给高通添了新焦虑的是博通(Broadcom),准确地说是披着博通外皮的安华高(Avago)。当年惠普医疗仪器部门拆分成立安捷伦,而安捷伦又将半导体业务出售给著名私募KKR,后者将其改名安华高。

安华高自诞生之日起,就拥有KKR基因,以资本运用见长,而非单纯的半导体公司。大马华裔谭浩克(Hock Tan)热衷于企业扩张。在KKR领衔的资本支持下,谭浩克每年都有大的收购动作,连续并购LSI、博通、博科(Brocade)。谭浩克并非冲入第五大道的欲望主妇,他的杠杆交易每每给背后老板带来丰厚的收益。

在华尔街,从事收购公司的私募有两种类型:食腐者和饕餮者。前者将境况不佳的公司买来,拆解了零卖;后者则荤素不忌,尤喜吞食业界有影响力的上市公司。庞大的资本运作将给市场信心,从而抬高自身价值。显然,后者的资本运筹能力要求颇高,通常由若干家私募和投行组团出击。背后的老板面目模糊,前台表演的演员倒是演技浮夸。

「汽车人」博通与高通的资本游戏还合时宜吗?

11月初安华高将总部从新加坡迁入纽约,谭浩克并非冲着公司所得税减免(此议尚在国会争论),而是摇身一变成为美国公司,避免成为美国外商投资委员会决定牺牲品。

截至发稿,高通管理层声明,正式拒绝博通1030亿美元的收购要约,原因是60美元股票+10美元现金/股的收购价格(溢价32.8%),无法反映公司价值。

博通(安华高)声称考虑提高价格,谭浩克同时称,将向所有股东发起收购要约,替换现有高通董事会成员,甚至不惜演变为敌意收购。高通小股东们自然乐见双方收购大战,但谭浩克是否在虚张声势?敌意收购意味着双方将进行赤裸裸的资金比拼,KKR、银湖等基金能向谭提供多少弹药供其挥霍?谭是否拥有无限开火权,遭到投资人质疑。

监管压力

虽然两者目前都是美国公司,但它们在中国的业务收入都超过50%。因此来自中国的监管审批,就成为不可逾越的障碍。

最晚自2015年起,两者都对车联网技术进行了大量转移投资。在无线连接技术上,两者是竞争对手。该技术是车联网的关键驱动因素,蓝牙、WiFi和NFC在手机上很常用,和新近崛起的无线充电技术,都能应用在车载场景中。

有人认为,博通选择了一个坏时机。虽然高通深陷麻烦,股价比最高时下跌40%,但它尚未完成370亿美元收购恩智浦(NXP),而恩智浦则完成了收购飞思卡尔的任务。恩智浦和飞思卡尔在车用芯片领域,正在形成协同效应。放在今天,很可能遭到中国商务部否决。后者已经暗示可能否决博通收购高通。

「汽车人」博通与高通的资本游戏还合时宜吗?

原因在于,如果博通+高通+恩智浦+飞思卡尔实现联合,车载芯片领域,从ECU和车载娱乐系统,再到车联网(车机通讯),都实现了自然垄断。惟一的缺憾在于英特尔+Mobiley,后者在机器视觉的技术优势正与英特尔在智能驾驶结合。

车载芯片业在短短两年的时长内迅速寡头化,形成几大垄断集团,而且他们彼此之间的业务交叠变少、竞争被严重削弱。对于下游用户(一级、二级供应商)和车联网系统集成商,将面临非常不利的局面。少数垄断者之间,更容易达成桌下协议,形成某种卡特尔。

监管者向来不乐见巨头之间的联合,何况无论车联网,还是智能驾驶,都被认为必须抢占的产业高地。系统集成商从开发产品到导入下游车厂,花费3-5年,刚好赶上2020年后智能驾驶逐步成熟的爆发期。站在整车厂的利益角度,也希望监管部门驳回合并申请。

摩尔定律失效

博通对高通的收购,意味着传统半导体行业已经步入中年。其背后根本原因在于摩尔定律濒临失效。而此前,半导体行业一直以“摩尔速度”作为利润来源。

「汽车人」博通与高通的资本游戏还合时宜吗?

摩尔定律最大的贡献莫过于告诉大家,每18个月性能翻倍、价格减半,兼顾了风险和利润。而目前,进入10纳米制程后,再将芯片做小,已经面临物理尺度的限制。新技术、新设备投资门槛越来越高,客观上要求企业规模扩张,以便付得起研发费。

既然拼命提升芯片性能已经风险太高,超大公司就应运而生。毕竟大块头可以更好应对风险。

站在当下,博通的收购要约可能是理性的。但如果游戏规则改变,技术沿着完全不同的道路前进,博通此举可能是自杀行为。人工智能芯片在手机上已经开始应用,用于车载还需要两三年。它规避了单纯提升硅片性能的窘境。而芯片本身的智能化,系统集成变得非常简单,芯片可能用不了如今这么多,很可能重新定义智慧交通系统。

这样一来,博通和高通之间的资本战争很可能失去意义,试图发展硕大无朋的芯片企业想法本身,就将被资本市场所抛弃。

相关链接

博通公司:创立于1991年,是一家从事有线和无线通信的美国半导体公司,在2016年《财富》美国500强企业中位列第331位。博通拥有 2,600 多项美国专利和 1,200 项外国专利,还有 7,450 多项专利申请,并且拥有广泛的知识产权组合,年收入超过 25 亿美元。其产品实现向家庭、 办公室和移动环境以及在这些环境中传递语音、 数据和多媒体,为计算和网络设备、数字娱乐和宽带接入产品以及移动设备的制造商提供业界最广泛的、一流的系统和软件解决方案。据《华尔街见闻》报道,博通公司股价今年累计上涨51%,市值达到约1090亿美元。

高通公司:创立于1985年,是一家从事全球3G、4G及下一代无线技术研发和芯片研发的美国半导体公司,在2017年《财富》世界500强企业中位列第460位。其客户及合作伙伴既包括全世界知名的手机、平板电脑、路由器和系统制造厂商,也涵盖全球领先的无线运营商。目前,已经向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多家制造商提供技术使用授权。据了解,高通股价今年已累计下跌15%,市值仅为820亿美元。

2017年11月6日,博通拟以每股70美元(60美元的现金和10美元的股票)收购高通,交易总价值1300亿(股本+债务收购)美元。

(《汽车人》记者/黄耀鹏)【版权声明】本文系《汽车人》独家原创稿件,版权为《汽车人》所有。

你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