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米和纳米科技材料

他身怀绝技独步武林,对亡妻痴恋一生,简直是会造原子弹的黄老邪

20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是谁?你一定说是爱因斯坦。如果问你那第2伟大呢?理查德·费曼!这位正直诚恳的科学家,被认为是爱因斯坦之后最睿智的理论物理学家,也是第一位提出纳米概念、确定引力波真实性的人。他与绝症妻子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被翻拍成为了电影《情深我心》,看过后的观众无不为之感动。

他身怀绝技独步武林,对亡妻痴恋一生,简直是会造原子弹的黄老邪

1918年5月,理查德·费曼出生于美国,父母都是犹太裔商人很注重孩子教育。当他还是个孩子时,就开始查阅《不列颠百科全书》,参观自然史博物馆,用彩色瓷片做游戏,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他养成了用“科学”方式思考问题的习惯。

他身怀绝技独步武林,对亡妻痴恋一生,简直是会造原子弹的黄老邪

费曼小学自学微积分,初中自学相对论,17岁进入麻省理工大学获得物理和数学双学位。24岁不仅参与了曼哈顿计划,还轻松斩获普林斯顿大学博士学位,令同窗羡慕不已。

他身怀绝技独步武林,对亡妻痴恋一生,简直是会造原子弹的黄老邪

这真是一路开挂的人生,1965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在接受采访时,费曼说:“我要感谢我的妻子……在我心中,物理不是最重要的,爱才是!”

他身怀绝技独步武林,对亡妻痴恋一生,简直是会造原子弹的黄老邪

理查德·费曼写的书《你干嘛在乎别人怎么想》,书名是不是有点桃花岛主黄老邪,狂傲不羁、潇洒写意的影子?这句话是一生挚爱的妻子艾琳生前最爱说的一句话。

艾琳·格林鲍姆是费曼的高中校友,第一次相遇在学校的舞会上。落拓不羁的费曼正和一位学妹激情热舞,情深之处两人四唇相触,情难自禁的费曼略一遛神,游离的目光,突然被眼前飘逸而过的一个女孩吸引。仿佛一眼万年的前世情缘,费曼忘记了自己当时的处境,推开怀中的学妹,朝着女孩消失的背影,一路跌跌撞去追寻。

他身怀绝技独步武林,对亡妻痴恋一生,简直是会造原子弹的黄老邪

这个男人在最合适的年纪,遇到最合适的女人,迎来了他最好的时候。就好像黄药师与冯衡在听月楼相遇,无来由的觉得这个女人就是该是跟他一生一世的人。

彼时的艾琳与冯衡一样是才貌双全的美女。她是学校有名的校花不仅貌美如花、善良优雅还精通诗词歌赋,非常具有艺术天赋。身边不乏大批男孩的追求哪里看得上这个瘦小木讷的工科男。

他身怀绝技独步武林,对亡妻痴恋一生,简直是会造原子弹的黄老邪

不过,费曼可是罕见的高智商+高情商的未来科学家,对于这位有非凡意志的物理学家来说,追求女孩总不会比研究宇宙万物更难吗?他拿出了搞研究时的执着,主动跑到艾琳班上当模特,硬着头皮加入了学校的艺术兴趣组,别忘了他可是个严重的偏科生,甚至连拼写都不擅长。费曼参加了学校举办的所有舞会,试图与艾琳相遇……

他身怀绝技独步武林,对亡妻痴恋一生,简直是会造原子弹的黄老邪

终于有一天,艾琳被一道数学哲学作业难倒了。她说:“我们的老师总是提醒我们,任何事物都像纸张一样,有正反两面。”费曼慢慢拿出一张纸条,扭了半圈后将两头接上,做成了一个莫比乌斯环。第二天在课堂,她故意等到老师举着一张纸,说,“任何事物都像纸一样,有两面……”。艾琳举起纸环说,“老师,您说的也有两面!我这有张只有一面的纸!”于是老师和全班同学都惊奇不已。艾琳自然很得意开始对费曼另眼相看。就这样,学霸和校花的爱情故事上演了。

他身怀绝技独步武林,对亡妻痴恋一生,简直是会造原子弹的黄老邪

莫比乌斯环:把一根纸条扭转180°后,两头再粘接起来做成的纸带圈,曲面只有一个。

当费曼去普林斯顿大学学习深造时,他们正式订了婚。尽管两人的志趣不同,他们却共同拥有一种天性的幽默。

有一天,艾琳发现自己颈部有一个肿块,并且持续疲惫和低烧几个月,家人陪其去医院检查,诊断结果为结核病。不能怀孕,还具有传染性。

他身怀绝技独步武林,对亡妻痴恋一生,简直是会造原子弹的黄老邪

父母担心费曼也被传染,建议他撕毁婚约,但费曼拒绝这样做,他给母亲写了一份信:

“要结婚这个决定,是现在的决定,而不是5年前的决定”,“我必须和艾琳结婚,因为我爱她,我得好好照顾她”就这样,即使医治无望、家人反对,费曼依然坚定地要娶艾琳为妻。

1942年6月29日,在去医院的路上,一位治安官员主持了他们的结婚仪式。尽管这时费曼已经在忙于曼哈顿计划的研究工作,他还是尽心竭力地照顾艾琳,尽管他们不能生活在一起,甚至不能接吻。

他身怀绝技独步武林,对亡妻痴恋一生,简直是会造原子弹的黄老邪

新婚不久,费曼参与的曼哈顿计划迁移,他们要在西部荒原之中,造出人类历史上第一枚原子弹。艾琳被安置在距离60哩的医院里。由于项目保密性强,多数情况下,费曼和艾琳只能用书信保持联系,这位平时严肃呆板的物理学家,却为妻子写下了一封封甜蜜蜜的情书。

他身怀绝技独步武林,对亡妻痴恋一生,简直是会造原子弹的黄老邪

在一封信中,费曼深情地写道:“亲爱的,你就像是溪流,而我是水库,如果没有你,我就会像遇到你之前那样,空虚而软弱。而我愿意用你赐予我的片刻力量,在你低潮的时候给你抚慰。”一封封情书如一条条细流,滋润着两个年轻人的心。

他身怀绝技独步武林,对亡妻痴恋一生,简直是会造原子弹的黄老邪

由于费曼工作性质特殊,信件需要层层审核,没想到他们竟和检查员做起了游戏。

比如,俩人用还没学多久的中文互通书信,检查员看完一头雾水,或者把信当做拼图,写完后撕碎弄混,还把胃药粉末装在信封里,检查员打开信就止不住的打喷嚏。

费曼生日时艾琳特意定了一份报纸,将印着“举国上下欢庆理查德费曼生日”的头条塞进基地的每一个信筒……几次三番的恶作剧下来检查员受不了了,不得不在信中附加一张字条警告,“请转告尊夫人,我们真的没有时长总是陪她玩游戏”。

他身怀绝技独步武林,对亡妻痴恋一生,简直是会造原子弹的黄老邪

  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进入白热化,费曼的工作压力越来越大,每次看到丈夫那瘦削的脸庞,艾琳都会心疼地问:“亲爱的,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在做什么工作?”每次,费曼总是一笑:“对不起,我不能。”

艾琳的病情却在逐步地恶化。费曼担心的整夜整夜睡不着,守在医院门口,一守就是一夜。

1945年6月16日,她永远的闭上了眼睛,那时他们结婚才三年,离第一次核爆炸只有一个月了。弥留之际,她用微弱的声音对费曼说:“亲爱的,可以告诉我那个秘密了吗?”费曼咬了咬牙:“对不起,我不能。”

他身怀绝技独步武林,对亡妻痴恋一生,简直是会造原子弹的黄老邪

两人生前最后一张合影

艾琳走的那天,费曼静静坐了会儿,走上前最后一次亲吻她后,就立马回到工作岗位。同事关切地问他:她怎么样了?他淡淡的说:“她走了,你的工作进展怎样?”

那段时长,他整日埋头于工作,绝口不提艾琳,平静地令人心疼。

终于,1945年7月16日凌晨一道强光过后烟雾和爆炸碎片冲天而起,随之生成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原子弹终于研制成功了!只有费曼喃喃自语道:“亲爱的,现在我可以告诉你这个秘密了。”可惜,艾琳却再也听不到了。

他身怀绝技独步武林,对亡妻痴恋一生,简直是会造原子弹的黄老邪

费曼陪她度过了生命的最后一刻,可是他很麻木,仿佛失去了知觉。他对自己的“麻木”感到很吃惊。

几个星期以后,当他路过一家商店的时候,看到了一件连衣裙,他想要是艾琳穿上一定很美。眼前浮现艾琳教他欣赏艺术和倾听音乐身影,这时他才突然悲从中来,他失声痛哭,无法自抑。

他身怀绝技独步武林,对亡妻痴恋一生,简直是会造原子弹的黄老邪

费曼类似黄药师,同样的身材高瘦形相清癯。而他们的能力超群,聪明绝顶,在擅长的领域成一方霸主地位。不落俗套,不为世俗思想所规限。同时对待自己所爱之人——费曼对艾琳,一如黄药师对待冯衡,同样的痴情到了极致。

他身怀绝技独步武林,对亡妻痴恋一生,简直是会造原子弹的黄老邪

妻子亡故,黄药师恋恋不忘,十几年中,夜夜在她墓旁吹箫相伴,墓中供着的是他亲笔所绘的小像及最精巧的珍玩。而费曼失去艾琳后将自己沉浸在艺术中,那是艾琳生前挚爱。他拿起画笔,像艾琳生前教他的那样,将难以言说的情感泼洒于纸上。

他身怀绝技独步武林,对亡妻痴恋一生,简直是会造原子弹的黄老邪

他拿起乐器,击鼓、弹琴、参加音乐会,发泄着自己痛彻心扉的思念之痛。

他身怀绝技独步武林,对亡妻痴恋一生,简直是会造原子弹的黄老邪

只有通过这样的方式,他才感觉自己离艾琳近了一点,再近了一点,爱最深沉的样子,就是将我活成了你的样子。

在别人看来,陪伴绝症妻子是苦不堪言的日子,在他眼里,陪伴艾琳度过的那几年是他们最快乐的几年。1988年,情人节的第二天,费曼因腹膜癌在加州洛杉矶逝世,终年69岁。

他身怀绝技独步武林,对亡妻痴恋一生,简直是会造原子弹的黄老邪

《情深我心》剧照

时隔多年后,人们在遗物中发现了他写给亡妻的信,因为经常翻阅,所以显得皱巴巴的。

“我想告诉你我爱你,我想继续爱你,我将一直爱你”

“在你去世后,我不知道为什么还这么爱你,我依然想照顾你,让你更舒服一点。现在这种感觉更清晰也更真实,虽然你不能再给我任何实质的东西了,可我还是这么爱你”

“怀念和你一起做事的日子,我们尝试着做新衣服,学中文或看电影,我还会做这些事吗?,答案是不,因为没有你在的日子我好孤独”

“你虽然走了,却比任何活着的人都更美好,亲爱的,我好想你”

……

只是,这饱含着相思和眷恋的信,再也没有寄出去。

“亲爱的,请原谅我没有寄出这封信,因为我不知道你的新址”

他身怀绝技独步武林,对亡妻痴恋一生,简直是会造原子弹的黄老邪

他身怀绝技独步武林,对亡妻痴恋一生,简直是会造原子弹的黄老邪

每次读到明代归有光的《项脊轩志》中的那句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总不免想起世上诸多痴情男子。

他身怀绝技独步武林,对亡妻痴恋一生,简直是会造原子弹的黄老邪

爱情跨越生死,无药可医,唯有爱的更深,方能一解相思。

这是何等痴情,又何等浪漫。这样的浪漫,不是青涩逐梦少年的浪漫,而是一个懂得爱也懂得欲的成熟男子的浪漫。

他身怀绝技独步武林,对亡妻痴恋一生,简直是会造原子弹的黄老邪

你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