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米和纳米

环球骑行者在纳米比亚遇见跑步环球的超人

美骑编辑按:陈桂权是一位正在进行环球骑行的旅者。他从2014年开始环球骑行,至今已陆续骑完了亚洲、非洲,目前正在骑行北美洲途中。

环球旅行者总能见到很多奇特的人和事,以下就是他在骑行纳米比亚途中遇到的一位跑步环球的神级人物。

在纳米比亚的旷野像山顶洞人一样生活两天后,弹尽粮绝,遂收拾东西走人。广袤平原可谓一马平川,地阔天高。大西洋送来阵阵凉风,如果道路好点,那么我就像美国西部片里骑着骏马的荒野镖客,驰骋于天地间。

然而,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我现在已经断水断粮,必须尽快赶到有补给的地方。可粗糙的道路非常折磨人的身体和心灵,沿途车辆更是稀少,想搭车都没机会,当一次次回头张望无果而终时,沮丧亦随之而来。

环球骑行者在纳米比亚遇见跑步环球的超人

中午时候,猛然看见前方视野中出现绿豆大的小点,一晃一晃的,不知何物。心想,在如此荒野之中,不可能是人吧!然而我猜错了,竟然很快就被证明确实是人!而且是跑步的牛人!

环球骑行者在纳米比亚遇见跑步环球的超人

他说他叫菲利普(philip),法国人,从南非跑过来,跑了一个半月。到鲸湾港后要一路向北。我们寒暄了几句,就匆匆分道扬镳,因为他还得完成今天的65公里任务。在走之前,philip跟我说后面还有个更厉害的,跑步环球的牛人!我一下子充满了期待。

环球骑行者在纳米比亚遇见跑步环球的超人

没多远见到了他们的后援团队,三位法国人,两辆车,负责两位跑者的日常生活、身体健康问题等等,每隔五公里给跑者提供水和食物。

环球骑行者在纳米比亚遇见跑步环球的超人

他们风趣幽默,虽然都是男人,但也能感受到法国人那种浪漫气息。我想为了两位跑者,他们也是付出了超凡的努力,告别家人,细心准备每日的日常生活,没有休息时长,没有高昂的收入。默默退居幕后,荣耀与他们无缘。甘愿为那些超越人类极限的朋友付出一切。

环球骑行者在纳米比亚遇见跑步环球的超人

他们介绍了后面跑步环球者塞尔日·吉拉尔(Serge Girard)的一些信息:他是一位一路奔跑的法国跑步者,从欧洲到亚洲,从巴黎到上海,直到东京,每天用跑步完成旅程,不给自己一天的停留,准备用最快速度创造跑过欧亚大陆的记录。

善良的他们在得知我没有食物后,拿出四个罐头还有面包给我。虽然他们说明天就到walvis bay了,但我还是担心他们不够,也不好意思拿那么多,就拿了两个罐头。

环球骑行者在纳米比亚遇见跑步环球的超人

他们还给了我一张名片

环球骑行者在纳米比亚遇见跑步环球的超人

大家愉快的告别,我在骑了两公里后终于见到了塞尔日·吉拉尔,跑步环球的超人。2016年一月从巴黎出发,跑过欧洲西南部,然后飞到美国迈阿密,向西北穿过美国加拿大到阿拉斯加,再到新西兰,穿过澳大利亚,再到非洲南非,现在到了纳米比亚。总路程两万六千多公里,平均每天65公里,明天他就可以结束这一年多的路程了。

环球骑行者在纳米比亚遇见跑步环球的超人

他细长的身材,被风吹得零乱的头发,沧桑的面容,干裂褪皮的嘴唇,水袋和小包外表都有些破烂了。这位1953年出生的人,现在已经64岁了!64岁!每天还能跑65公里!一个半马拉松!每天一个半马拉松啊!生命到底有没有极限?Serge Girard用他饱经风霜的外貌但充满激情的态度给大家证明生命的奇迹!

无需多言,我也说不出更多的话,只有不停的夸奖他是英雄,是超人,但人家岂会在乎这些虚名,表示自己就是个普通人,而且这并不是他第一次环球跑步了,从1997年开始就不断创造奇迹。

环球骑行者在纳米比亚遇见跑步环球的超人

看着他有些疲惫的步伐消失在荒野中,我在心里祝愿这位地球上独一无二的传奇人物好运!本来《跑步回中国》已经给了我巨大的震撼,但人生有幸能在荒野中见到Serge Girard,那真是上天赐予的一大礼物。

环球骑行者在纳米比亚遇见跑步环球的超人

距离海边110公里,前方出现了树木,真正的树木啊,一排沿着早已干枯不知多少年的河流伸向远处。有些早已干枯,化作木雕矗立在天地间。纳米比亚的纳米布-诺克卢福国家公园有着世界上最古老的红沙漠,也有早已失去生命变成化石的树木。但骑自行车没法深入去看有名的红沙漠,这里见到了枯树也算满足。

而且这里的树木和别处不一样,上面挂了很多鸟巢,不再是一个个独门独户,而是大家联手在树杈上搭建了蜂窝状的“高楼大厦”,群居生存。资源匮乏,一切都得节约啊。

环球骑行者在纳米比亚遇见跑步环球的超人

一只只黄色小鸟叽叽喳喳,似乎不欢迎我这个陌生来客

环球骑行者在纳米比亚遇见跑步环球的超人

坐在树荫下享用罐头,一对德国母女开车路过,又倒回来,打开后备箱,询问我需要什么。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他们有保温盒,里面还有中午未吃完的香肠,西红柿,面包,给我做了两个热狗。灌满我的水瓶。他们是德国人后裔,出生居住在Swakpmund,周末出来度假。对于陌生过路游客,他们总是那么慷慨。

环球骑行者在纳米比亚遇见跑步环球的超人

过了树林,道路就进入山区,遍地石块像脆弱的锅巴。猛然发现一块有字的石头,看来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爱我的,并且还明目张胆的在路边表示爱慕之情,哈哈!

环球骑行者在纳米比亚遇见跑步环球的超人环球骑行者在纳米比亚遇见跑步环球的超人

植物在这里也展现出惊人的生命力,在夹缝中生存,箭袋树木也开始出现

环球骑行者在纳米比亚遇见跑步环球的超人

见到了剑羚,不过只有头骨和长长的头角

环球骑行者在纳米比亚遇见跑步环球的超人

山体经过挤压像饱经风霜深深的皱纹

环球骑行者在纳米比亚遇见跑步环球的超人

终于出现了有水的河流,饱含泥沙昏黄河水在峡谷中蜿蜒

环球骑行者在纳米比亚遇见跑步环球的超人

峡谷中寻觅到一处露营地,今天烂路走了90公里,精疲力尽,但回味无穷

环球骑行者在纳米比亚遇见跑步环球的超人

夕阳再次印红大地,远处上空还出现彩虹

环球骑行者在纳米比亚遇见跑步环球的超人环球骑行者在纳米比亚遇见跑步环球的超人

夜空依旧璀璨,荒野迷人!

你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