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米和纳米

《德军总部2:新巨像》中的怪物——恩格尔夫人

《德军总部(Wolfenstein)》的恩格尔夫人(Frau Engel)是最近笔者在游戏中看到的最吓人的人物之一,她丧心病狂地谋杀、侵犯无辜之人,随心所欲、觉得自己像上帝一样可以支配万物。大家绝对会憎恶恩格尔,这位纳粹将军极其邪恶,让人觉得她直接砍掉主角BJ Blazkowicz的头也算是一种怜悯了。

《德军总部2:新巨像》中的怪物——恩格尔夫人

有很多人出力来构建这个人物,不过Nina Franoszek的贡献最大。Nina是一个演技精湛、具有魅力的女演员,出生于柏林(Berlin)。她在2014年《德军总部:新秩序(Wolfenstein: A New Order)》中就已经开始为恩格尔夫人配音了。她的表演太过精彩了,疯狂的大笑和情绪的瞬间变化让人觉得恩格尔有双重人格,不过她可没有好的人格,只有一个邪恶和一个更为邪恶的人格罢了。

Franoszek在2011年的时候开始接触到恩格尔这个角色,那时恩格尔的形象只是一张严峻的脸。即兴的表演构建了恩格尔狂妄傲慢的性格,而她的声音也总是抑制不住地表现着癫狂。

虽然这个人物塑造得很逼真,但一开始饰演如此邪恶的女魔头,Franoszek是感到很困惑的,她很想用自己的道德观去理解恩格尔的行为。有个场景是一辆火车从集中营开到了奥斯威辛(Auschwitz),一个犹太男人将一名嗷嗷待哺的婴儿交给了恩格尔,觉得女性会有天性想要去保护婴儿,可恩格尔想也不想就把那个婴儿对着墙扔过去。

“我不知道该怎么演。”她回忆道。“我毫无头绪。”

为了寻找灵感,Franoszek拼命思考哪些人会这么做——那些嗑药上头的人。但这和恩格尔的行为完全是两码事。恩格尔的行为是冷酷的、毫无感情可言的。所以,她去了一趟奥斯威辛,切身实地地去感受穿着细高跟、闪闪发亮的鞋子的那位女魔头走过营房的感受。“我想,‘好的,我演,我要出演那一幕,看看会发生什么。’”

《德军总部2:新巨像》中的怪物——恩格尔夫人

在为该场景配音时,Franoszek明白了那种人物身上“近似于上帝”的感觉,“你做了如此邪恶的事,但是不会受到任何惩罚,你就会感到极致的愉悦。”她说。“这是一种极致的兴奋感,就好像说,‘这世上没有上帝,显然我就是上帝’。你会一遍又一遍地去做恶事来得到这种感觉。”

这个场景让Franoszek不再给恩格尔判定罪行。“你要是一直在做判断,就无法投入进去。我已经知道她是个什么人了。”她说。 Franoszek是有犹太人的血统的,所以她更有理由去给恩格尔定罪。她记得她父亲曾告诉过她,她身上到底有多少的犹太血统,就好像这种事可以如此冷酷精密地进行计算似的,好像这一份犹太血统差点置她于死命似的。“在演完这个场景后,我突然间明白了,‘这就是父亲所说的场景’。”

恩格尔有个弱点,她的女儿希格伦(Sigrun)(艾丽莎·普雷斯顿(Alyssa Preston)配音)可能让恩格尔残留着那么一点母性。不过作为她的延续,希格伦必须要表现得最好。在《新巨像》中,恩格尔惩罚了女儿,因为她太胖、太弱势、太弱小。“如果她很胖,那就意味着我也很胖。”Franoszek说。“在纳粹政权下,女人们必须生很多孩子。她确实做了很多一个好妈妈应该做的事。不过她得到了成为将军的机会,这在之前闻所未闻。所以她不能失败,她不允许自己失败。”

《德军总部2:新巨像》中的怪物——恩格尔夫人

“而现在,我们听到了关于游戏的一些看法。”她说。而今年游戏中最可怕的反派——恩格尔夫人——的声音在下一刻响起,“这是我们第一次如此恐惧。”

你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