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米和纳米

6微米铜箔:制造难,使用更难

编者按

扎根在以动力电池为核心的产业链上,不得不在政策的大起大落中,冷眼看行业;在资本的风起云涌中,预判格局走向;在专家的慷慨激辩中,凝练自身观点。

而这个行业依旧在日新月异的发展,面对铺天盖地的媒体报道,笔者也有一些自己的见解,仅以点评的形式与各位做一个分享,权当抛砖引玉。

原文:阳如坤:日本锂电”没落”VS中国锂电”强盛”

总体上看,日本把锂电放弃了,至少没有作为重点产业发展,除非日本在跟中韩玩捉迷藏游戏。从参展商的角度,跟三年前比,中国参展的锂电相关企业增加不少,大概估计有三分之一还多,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中国锂电的强盛。

点评:

这里所说的“没落”与“强盛”显然不是在技术和工艺层面。因为就新电池研发进度以及现阶段电池产品一致性来说,国内外还存在明显差距。

但就产业角度来说,中国锂电的强盛是显而易见的。2017年,宁德时代以12Gwh的出货量超过日本松下(10Gwh),成为全球第一;同时,全球出货量排名前十的企业中,中国占据了7个席位,国外仅松下、LG、三星位列前十。

当然,仅有产量领先,听起来难免让人嗤之以鼻,但在产量领先的基础上,还具备自主创新能力的话,其规模化带来的能量,足以改变世界。

原文:七问董明珠:银隆的问题出在哪里?

董明珠:银隆这家企业,如果它不进行颠覆式、革命式的变革,肯定是不可能去完成它的使命——为国家在新能源方面做出贡献。

点评:

关于企业内部管理,笔者没有什么资格做评论,但就钛酸锂产品来说,笔者个人认为,钛酸锂很难成为国家新能源的脊梁柱。

钛酸锂的特点是成本高、寿命长、充电快、能量密度低。这样的产品特点其实与当前新能源高续航、低成本的趋势背道而驰,很难得到客户的认可。唯一能拿出来说道的点,只有快充。

事实上,快充的概念听起来确实非常美好。然而,推行的困难比想象中多得多,时至今日,快充的商业模式依旧无法得到市场的认可,包括作为国内快充代言人的微宏在内,2017年都没有取得好成绩。此外,钛酸锂这种逆境,目前依然没有看到转折的契机,高成本、低续航终究还是太致命了。

原文:动力电池大国重器背后 6μm锂电铜箔诞生记

铜箔是生产动力锂电池不可或缺的关键材料之一,其品质的优劣直接影响到电池工艺和性能。一根头发的厚度一般是60至90微米,6微米锂离子电池用双面光超薄电解铜箔薄如蝉翼,细过发丝,却是新能源汽车、以智能手机为代表的3C行业、笔记本电脑、ESS储能系统、航天等产品电池的核心材料。

点评:

一期“大国重器”的央视节目,让6微米铜箔成为了锂电界的网红。但笔者想要强调的是,6微米铜箔制造难,使用更难。

6微米铜箔最大的特点就是薄,这种几近极致的薄,让很多铜箔企业望而却步;同样因为薄,在电芯生产环节中很容易造成铜箔断裂,能发挥6微米铜箔优势的电池企业屈指可数。

这种现象并不少见,一直被消费者诟病的双离合变速箱,作为汽车离合的巅峰,真正能使用好的只有大众(低端车型故障率也不低)。同样的,在锂电领域,国内811三元正极材料量产已久,国内811三元锂电池却寥寥无几,而搭载811三元电池的汽车目前还没有案例。

你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